全国第一!去年1月至11月宁波实现跨境电商出口海外仓货值34.9亿元信息来源:宁波日报  
发布日期:2022-01-07 11:24

【字体: 保护视力色: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E E9EBFE EAEAEF FFFFFF

  跨年夜当晚,宁波佳景供应链CEO孙喆的案头,静静摆放着一份美国洛杉矶安大略市的租约合同。再过几个小时,大洋彼岸,公司的第12个海外仓即将正式投入运作,迎接来自逾100家跨境电商企业的“中国制造”。

  “最新的这个海外仓面积1.12万平方米。除了它以外,我们公司在美国已经布局了12.1万平方米的海外仓,分布在洛杉矶、亚特兰大、新泽西以及德州的休斯顿,以满足跨境电商卖家就近发货需求。”对着眼前的美国地图,孙喆频频“指点江山”。

  去年,宁波的跨境电商进口额突破千亿元大关,成为全国跨境进口千亿首城。你可能不知道,阿拉的跨境电商出口同样可圈可点,去年1月至11月,宁波实现跨境电商出口海外仓货值34.9亿元,是前年总和的3.2倍多,位居全国第一。

  跨境电商尤其是海外仓模式,无疑已经成为一门“显学”。它能否跳出传统外贸的固有逻辑,带来新的商业模式?宁波实践,又为全国提供了怎样的经验?

  新赛道不“新”有人已经铆足了劲

  看到佳景海外仓资料的那一刻,市商务局的工作人员就觉得它“妥了”,但没有想到,在最后参评2021年度浙江省级公共海外仓时,还是棋差一着,憾失大奖。“这只能说明在这条赛道上,大伙都已经铆足了劲!”

  翻看省级公共海外仓的榜单,不难发现,仅有的13个席位中,宁波独占7席。其中,除数次获李克强总理点赞的乐歌之外,还有美航、遨森、豪雅、中基、捷时及八爪鱼供应链等一众跨境“领头羊”。

  业内人士指出,宁波占比过半,说明我市跨境电商产业链新生态体系完备,在世界贸易增速趋缓的当下,海外仓模式可以带领广大中小微企业借船出海,为浙江制造乃至更多的中国制造“货通全球”提供强大的推动力。反过来,宁波也需要进一步加大对海外仓的支持力度,带动外贸高质量发展。这与几天前国务院常务会议最新提出的“按照市场化方式加大对建设使用海外仓的支持”不谋而合。

  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跨境电商规模增长近10倍,有力地促进了外贸转型升级,尤其在疫情冲击下为稳外贸发挥了重要作用。

  回想疫情初期,欧美大量线下实体店倒闭,中小卖家人心惶惶。与此同时,海外市场“宅经济”迅速崛起,以豪雅、遨森为代表的一批宁波跨境电商企业,及时将海外需求侧转向国内的供给侧,通过全球化的海外仓配置资源快速下单,并根据部分工厂的产能加大订单的补给,解了很多工厂的燃眉之急,实现了“保就业”“保生存”和“促发展”。

  拿豪雅来说,通过及时优化信息化物流管理系统,提升货物上架和发货效率,缓解海外仓运转压力。宁波制造的各类冰箱、洗衣机、厨电及健身器材,通过豪雅的海外仓畅销全球。2020年,该公司海外仓发货量增长了80%以上。去年,在高基数背景下,进一步实现了两位数增长。

  对话2021补充手段“唱大戏”

  在去年6月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敏锐地指出:“10年前大家提起跨境电商,还认为它是一个外贸的补充手段,但通过这些年的发展,我国跨境电商无论是出口还是进口都高于外贸的平均增长,而且占比不断提高,可以说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这一判断,在宁波已经得到了反复验证。

  “跨境电商,我们业内原来叫‘恐龙蛋’。看着是个蛋,但孵出来就是恐龙!”遨森电商董事长严光耀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开场白。

  作为一家跨境出口电商头部企业,遨森电商自成立起就格外重视以数据创新能力助力转型,构建全球营销、仓储、物流网络和客服智能体系。2018年11月公司成功挂牌新三板,正式走上资本市场之路。2020年公司实现全球营业收入34.57亿元,同比增长109%。

  去年,该企业继续抢抓数字变革机遇,建立自主的海外网络营销平台和渠道,整合生产端销售端资源,深度对接本土制造工厂,持续扩大自主品牌出口,业务量实现高位攀升。截至目前,遨森已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等7个国家设立子公司,拥有20余个自营海外仓,约占全市海外仓面积的十分之一。

  “去年,宁波重点跨境电商企业增长均在50%以上,部分头部企业增长甚至超过100%。究其原因,海外仓是个绕不开的‘助攻’。”市商务局跨境处处长林维忠表示,由于龙头企业普遍设有海外仓,将商品运往海外仓库,通过海外提前备货的形式,以物流信息系统远程操控仓储货物管理库存,同时提供完善的售后服务,实现退换货与本地维修,极大提升了海外买家的购物体验。即便疫情一度导致出口不畅,但海外仓却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业绩增长。

  与此同时,在疫情的持续催化下,欧美消费者购物习惯也开始向线上迁移,海外电商渗透率大幅提升,越来越多的传统外贸企业也希望登上跨境电商这条船。

  市商务局统计显示,去年,我市新增传统企业转型跨境电商425家。截至去年11月份,宁波跨境综试区平台备案试点企业累计3424家,其中出口1980家。

  轻骑兵不“轻”但商业化潜力明显

  行业之风已经吹起,宁波只是为海外仓模式响起了前哨。

  1月6日傍晚6时多,宁波商务公众号推送了一份最新榜单,2021年度浙江跨境电商出口知名品牌出炉。在89个入选品牌中,共有来自宁波14家企业的16个品牌获此殊荣,其中遨森电商与浙江威路越野汽车用品有限公司双双梅开二度,旗下均有两大品牌上榜。

  而这些企业无一例外是跨境电商领域的“老司机”,喝到了新外贸红利的“头口水”。

  不过,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海外仓有较高的资金和技术壁垒,暂时还没有太多有能力的玩家入局。大多数传统外贸企业最多只是成为亚马逊卖家,租用了FBA,或者是租用一些头部企业的公共海外仓。

  对于跨境电商卖家,众所周知的一些“高门槛”是:海外仓运营成本高、货物流转压力大、投资周期长资金周转不便、海外政策可控性差、受第三方海外仓服务商运营能力影响大、选品要求高以及仓库监测难度大。

  “以美国为例,跨境物流的费用主要有三块,海运费、美国清关拖车费用以及库内操作和快递费。”孙喆说,从公共海外仓服务提供商的角度来说,长账期是吸引客户的一个主要因素。但去年以来,海运费翻倍地往上涨,即使是一些头部企业,也面临很大的垫资压力,只能通过银行融资缓解。更不用说很多工贸一体的企业,需要批量备货至海外仓,备货的资金、物流的资金、仓储的资金等大批量投入,资金回流周期长,很容易造成资金链脱节。

  其实,在外贸圈,跨境电商还有另一个雅号——“轻骑兵”,既言其增长迅速,又言其轻资产、轻比重。然而这二者却存在本质矛盾,因为如果要背靠海外仓,那么资金就是跨境电商的核心发展动力。

  “2020年,乐歌光是购买6个核心港口地区海外仓就耗资1亿美元。去年,乐歌又增加了宾夕法尼亚州、田纳西州以及加州的新仓,目前共有17个海外仓。”乐歌海外仓负责人季晓峰说,既然选择做平台型跨境电商公司,就需要持续的资本投入。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虽然大多数传统外贸企业还在做着“小马过河”的尝试,海外仓壁垒没有被根本性地打破,但外贸新模式的火爆已经让商业先行。一周前,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司长李兴乾表示,海外仓是跨境电商重要的境外节点,是新型的外贸基础设施,也是带动外贸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平台。今年,商务部将从五项政策举措入手,促进海外仓的高质量发展,加快已经立项标准的制定工作,推动制定一批国家、行业与团体新标准。

  在新一轮的政策风口下,宁波的公共海外仓期待一场新的风云际会。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返回】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