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如何打造国内国际双循环枢纽城市?
信息来源:宁波晚报  发布日期:2021-02-22
【字体: 保护视力色: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E E9EBFE EAEAEF FFFFFF

  港口是宁波最大的资源,开放是宁波最大的优势。站在“十四五”的起点,港通天下的宁波迎来了全新的战略定位——背靠辐射全球的世界第一大港,拥有雄厚的制造业基础,有十足的信心和勇气,朝着建设国内国际“双循环”枢纽城市迈进。

  下一步,宁波该如何发挥港口的硬核优势,成为更多全球商品、货物、服务进入中国的始发站?又该如何向世界擦亮城市名片,带动广袤的腹地连接国际市场,推动高水平的开放新格局?对此,今年宁波两会的代表委员们开启了一轮热议……

  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

  宁波打造“双循环”枢纽的底气,得益于其充满韧性的产业基础。拥有51家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数量雄踞全国之首,还是国内很多产业循环的发起点和联络点。汽车零配件、绿色石化、时尚服装……这些享誉国内外的特色产业,都是宁波的“金字招牌”。

  不过,宁波在产业链现代化方面,仍有提升的空间。农工党宁波市委会在集体提案《着力构建“双循环”,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中指出,目前宁波在产业链完整性方面有一些短板,部分产业上下游“两头在外”,与国内衔接零碎松散。

  “比如,宁波的汽车产业整车企业本地配套率仅20%,与发达国家50%的配套率有很大差距;部分关键零部件依赖海外市场,存在核心技术‘卡脖子’现象。疫情期间,高度依赖进口的石化原材料和中间产品缺乏,对生产造成影响。”

  如何让宁波的产业链更好地融入“双循环”新格局?农工党宁波市委会给出“对症下药”的建议——

  首先,要加快建设一批标志性优势产业链,比如石化产业要补齐化工新材料、精细化工等短板,加强与纺织服装、塑料等产业协同。同时,宁波要想提升产业链核心竞争力,必须在科研创新上下功夫。

  更重要的是,宁波需要一边向国内市场嵌入制造产业链,重点瞄准长三角城市优势产业集群,加强产业链环节对接;一边推进产业链全球化布局,提高全球供应链协同和配置资源的能力。

  做大做强航运物流枢纽

  如果说产业链是宁波连接国内国际市场的“毛细血管”,那么港航物流就是维系枢纽的“大动脉”。宁波舟山港是全球唯一年货物吞吐量超11亿吨的超级大港,但在港口基础设施建设、航运服务产业等方面,尚有较大发展空间。

  在宁波市人大代表、宁波市商务局总经济师张琼华看来,宁波要想打造国际航运和物流枢纽,既要扶持中高端航运服务业,还要提升港口联动发展水平——

  “比如加强航运产业集聚,吸引国际知名船舶管理公司落户宁波,带动融资、保险、仲裁等高端航运产业发展;依托绿色石化产业优势,打造东北亚船用燃料油加注中心。”

  同时,宁波需要强化中转枢纽港建设,打造国际集拼中转中心,并推动海港、陆港、空港、信息港“四港”一体化发展,提升在长三角地区及长江流域的影响力。

  去年,宁波口岸实现进出口贸易额1.66万亿元,位列全国口岸第五位,包括杭州、金华、温州等长三角周边城市,都是其广阔的腹地。截至去年10月,宁波舟山港共开通17条海铁联运班列线路,已基本形成北接古丝绸之路、中汇长江经济带、南壤千里浙赣线的三大物流通道。

  眼下,浙江自贸试验区宁波片区的落地,将为宁波带来更多想象。张琼华指出,依托自贸试验区创新优势,宁波可以争取在沿海捎带、国际集装箱中转集拼、启运港退税、LNG接收站及国际船舶登记等方面取得突破,为航运服务业高质量发展创造政策性环境。

  打造全球工业中间品的集散中心

  服务贸易,是宁波建设国际国内“双循环”枢纽城市的另一个重要载体。宁波市政协委员、宁波海利得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史哲明建议,宁波可以谋划以供应链金融为抓手,打造工业中间品的集散地和结算中心——

  “未来,全球性的供应链组合,会产生巨额的中间品贸易,延伸出大量服务贸易需求。宁波的产业、港口、金融优势,正是在这一轮竞争中脱颖而出得天独厚的条件。”

  史哲明认为,“双循环”带给出口大市宁波的启示之一,就是要补齐进口贸易的短板。尤其是国内一些从事重化工、有色金属、大宗商品进口的大型企业,需要海量的经销商帮忙销售,这恰是宁波的商机所在——

  “吸引经销商落户的关键,在于供应链金融的支持。宁波拥有首个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还拥有宁波银行、通商银行、甬兴证券等金融机构总部,如果率先推出一批安全、高效、灵活、有力度的供应链金融产品,有望成为全国工业中间品经销商的最大集聚地。”

  这些慕名而来的“蚂蚁雄兵”,或将促进结算、物流等服务企业在宁波落地生根,甚至带来多方面衍生红利,比如,打破信息孤岛,让金融机构面向中小企业精准滴灌;为宁波补链强链、打造工业互联网强市,提供广泛的应用场景……

  史哲明相信,今后城市竞争的重要内容,将是产业链集群、供应链纽带、价值链枢纽的竞争。义乌是享誉世界的“小商品之都”,宁波也可以找到“全球工业中间品集散中心”的功能定位。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返回】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