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政务 >> 媒体关注
在宁波“就地过年”催热消费 短期效应能否成常态?
信息来源:宁波日报  发布日期:2021-02-19
【字体: 保护视力色: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E E9EBFE EAEAEF FFFFFF

  “今年景区也没有策划什么大型活动,就是在百步堤大草坪设置了‘招财进宝’‘幸福时刻’‘留镇有礼’等主题打卡点,没想到前来旅游和拍照留念的人这么多,创下了春节日均客流新高。”

  长假结束了,招宝山风景区负责人王克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今年春节的旅游热度之高。“这都是‘留镇过年’的政策好,一个人在镇海工作,可以带5名亲友免费旅游。”王克说。

  一次“就地过年”的倡议与相关优惠政策,带来的不仅是长假安康,还带动了消费市场的异军突起。

  据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和市商务局的统计信息,长假7天,全市游客接待量近730万人次,恢复到2019年同期近85%的水平;全市重点消费行业样本企业销售额超5.7亿元,是去年同期的2.3倍;10家商业综合体销售额同比增长250%。

  如今,长假结束了,出游人群已经重返忙碌的工作岗位,“就地过年”的热乎劲也将逐渐退去。无论是旅游行业还是商贸企业都应该思考:这次政策的带动力为何这么大?短期效应如何才能常态化?

  限流75%消费人群还是挤爆了景区和商场

  这个长假,无论是“全场都在笑”的《唐探3》、“笑着笑着就哭了”的《你好,李焕英》,还是特效溢出的《刺杀小说家》,7部贺岁档电影把人们引出家门的同时,也让宁波春节档电影票房首次突破1亿元。

  这只是新老宁波人“就地过年”的一种消费方式。从市商务局发布的信息来看,宁波的商品消费和服务消费均在这个春节长假实现了“开门红”:传统业态整体回升,新消费面广点多。

  得益于“就地过年”带来的新客流,我市各大商业综合体人气飞涨,特色店铺、连锁品牌更是借助场内客流制造“高流量”,人气聚拢、一位难求。

  “先启半步颠”小酒馆天一酷购店店长吴先生说,餐厅正月初三中午才开始对外营业,但这并不影响生意的火爆,当天晚上营业额和翻台次数均创下开店以来的新高。

  “就地过年”客流还催生了半成品年夜饭、网上年货节等新消费。“我们在钻研宁波菜的基础上,特别制作了66道年夜饭特别配菜,除夕一天就卖出了近600份。”M6生鲜负责人叶维水说。

  今年春节,许多市民和外地务工人员响应疫情防控的需要,主动留在宁波过年,即使在市内游娱购也做好了防护措施。各大景区更是严格执行“预约、亮码、测温,瞬时客流达到最大承载量的75%预警、限流”等措施,但错峰出游的人们还是挤破了景区的门槛。

  包饺子、打年糕、看舞狮……今年春节,象山影视城重点打造影视年俗活动,在吸引宁波申洲、宁波锦浪、宁波威霖等本地企业旅游团的同时,还“惊动”了来自江西、安徽、河南、四川等“留浙过年”的外地游客,长假累计接待游客15万人次。轨道交通4号线开通后,慈城古县城张灯结彩喜迎宾,成为今年春节本地游新网红,日均接待游客3.6万人次,创下历史新高。

  受“就地过年”人群带动,今年春节我市户外游、乡村游、短途游火爆。途牛网的监测数据显示,我市企业出游团队占到总出游人数的11%,东钱湖推出的地铁沿线景区免费游、优惠游活动,吸引了众多市民和游客到韩岭老街品尝非遗小吃、选购文创产品;庆安会馆、天封塔、白云庄等文保景点预约人数同比增幅超过100%,鼓楼沿、城隍庙、南塘老街等商业特色街区日均客流量达20万人次,创下历史新高。

  “就地”客流来得猛错失良机的商家一声叹息

  “今年春节,生意确实要比往年清淡些。”昨天午饭时分,东福园饭店相关负责人姜拥军看着大堂里来来往往的服务员,叹了口气说:“若在往年,大部分的大堂位置和包厢在春节前就被预订一空了,而今年春节长假,尽管包厢被订满,但留下了近一半的大堂位置未被预订。”

  据了解,春节长假期间,我市传统大型餐饮消费普遍不太理想。据余姚市提供的数据,2月10日至16日,该市传统大型餐饮企业实现营业额612.1万元,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16.6%。“虽然早在去年国庆节后,就有顾客预订腊月二十九、大年三十及正月前几天的家宴,但排期远不如往年那样密集,尤其是年会类宴席订单量下降明显。”宁波一连锁酒店负责人表示,春节前后本是餐饮行业的旺季,但今年不仅没有出现预订电话被打爆的情况,甚至还有不少人退订。

  作为老宁波1381餐厅宏泰广场店的负责人,刘芳在今年春节期间同样不怎么忙碌。结束了手头的工作后,刘芳说,春节前只是考虑到限制大规模聚餐会对春节餐饮消费造成不利影响,没有想到“就地过年”还是带来了可观的出门客流。要是主动出击,节前做好宣传,7天的营业额肯定会超出期望值。

  此外,尽管部分商家通过半成品年夜饭配送服务和“线上预订+线下配送”新模式,打开了就地品尝年夜饭的新方式,但他们遭遇的瓶颈也不小。询问了好几家推出相关服务的餐饮单位,大多表示半成品年夜饭的销售并不如预期,甚至某家传统宁波菜餐馆在除夕当天送出的半成品年夜饭只有个位数。

  “可能是因为宣传不够吧,很少有客户知道我们还提供年夜饭外卖服务。”该餐馆负责人说,去年春节期间的惨淡还历历在目,今年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更不敢大肆宣传,就这样错过了“就地过年”的大好机遇。

  而在吃住行游娱购一体化的旅游行业,与景区、民宿、旅游商店摩肩接踵的人流相比,酒店宾馆的灯火春节期间暗淡了许多。以星级酒店集聚的鄞州区为例,长假7天,全区酒店客房平均出租率25.83%,整体只恢复到去年同期的约五成水平,天港禧悦、索菲特、朗豪等在去年国庆期间火爆异常的酒店,客房出租率只有30%到40%。

  “还是没有好好分析‘就地过年’的市民和外地人的消费喜好,节前做的功课太少。”相关业内人士说,机会失去了很可惜,但也给今后做好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市场销售提了个醒。

  真金白银“引流”莫如想方设法“稳流”

  “今年这个‘就地过年’效应,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发现了本地企业蕴藏的客流群体。今后,我们要一边引进外地客流,同时挖掘宁波的外地人资源,通过旅游进社区、进企业、进学校推广等措施,做大做强本地游市场。”目睹了今年春节旅游市场的高人气,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宣传推广处相关工作人员感慨地说。

  这两年,宁波无论是旅游还是商贸,都面临着本地消费人群流失的痛点。如何挖掘潜在消费人群,夯实消费基础?今年春节“就地过年”就为宁波消费市场找到了新主力和新方向。有业内人士评论说:“今年春节消费市场之所以这么火,一是很多准备返乡过年的进城务工人员和老家在外地的城市户籍人口留在宁波,为消费市场的打开提供了基础客源;二是各地推出了众多优惠措施,激起了‘就地过年’人群的消费欲望。”

  业内人士建议,各地要总结本次“就地过年”的政策效应,好政策要延续,适用范围要扩大,对在甬外地人一视同仁;另一方面,景区和商家要不断完善基础设施,从需求侧角度解决停车难等现实问题,让人们出游、购物更便捷、实惠。

  当然更为关键的,还是旅游和商业企业要从供给侧角度打造适销对路的产品。

  据悉,接下来相关单位将针对在甬外地人的出游和消费需求,不断完善相关文化旅游基础设施。全市公共服务、文物展示、景区景点等场所,将利用微信、微博、抖音等平台,把云阅读、云展览、云欣赏等特色活动推介给在我市高校、企业学习和工作的外地人;象山影视城等重点景区将通过数字技术和机器人设备,把游园、娱乐等项目搬到线上,供广大新老宁波人体验,从而扩大景区活动的参与度。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返回】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