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融合 让“三江夜游”走得更远
信息来源:宁波日报  发布日期:2020-07-20
【字体: 保护视力色: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E E9EBFE EAEAEF FFFFFF

  从澄浪桥到兴宁桥、琴桥,再到外滩大桥、解放桥;从“江厦商埠”到“三江送别”,再到“长虹飞渡”……迎着习习江风,品尝地道小食,一路欣赏“十桥十景”,绚丽多彩的三江夜景尽收眼底。

  今年暑假,“三江夜游”再次成为亲子游的热门打卡项目,不仅有本地人,还有不少外地游客,坐着游船看三江夜景,聊着宁波的古往今来,俨然已经成为一种旅游新时尚。

  夜游船是一代人的美好回忆

  提起“夜上海”,首先想到的是“外滩”;提到“南京夜景”,脱口而出的便是“秦淮河”;一讲到“台北之夜”,那一定会想起“士林夜市”;一问起“江南水乡”,马上会脑补出“华灯初上的西塘”……这些特色夜景街区,有的主打都市风貌,有的展现自然风光,还有的成了一座城市的名片和象征,牢牢地锁住了人们的美好记忆。

  然而,在一代又一代宁波人的内心深处,三江口是心中的永恒记忆。这不仅因为地处三江口的宁波老外滩,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外滩,1844年开埠,比上海外滩还早了20年。还因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轮船是重要的交通工具,一些欧美游客坐邮轮来到宁波,上岸后逛华联商厦、邱隘羊毛衫市场;新婚夫妇要去上海玩,就在老外滩轮船码头坐船,傍晚时分上船,出了甬江口,天已全黑,在甲板上看风景的人们回到船舱,枕着大海的波涛一夜酣睡,次日一早便到了上海黄浦江十六铺码头……

  后来,这些承载着宁波人美好回忆的夜航船,因各种原因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继上海“黄浦夜游”、广州“珠江夜游”后,2000年,宁波推出“三江夜游”项目。当年的“三江夜游”,全程设计为“游三江六岸,看八桥十景”,往返距离20公里,游览时间为1小时至1.5小时。当时,参与夜游船经营的企业有日出水上观光、星光游船、天马游船3家,最辉煌的时候,3家企业共有9艘游船投入运营。后来因为解放桥和灵桥翻修,导致行程缩短,“三江夜游”变成了奉化江“一江夜游”,游船甚至到不了三江口,只能宣告暂时停运。

  “三江夜游”重启之路艰难

  2018年,宁波核心区域景观照明升级,夜景美化工程让三江口附近的高楼大厦华丽变身。每当夜幕降临,三江六岸流光溢彩,成为宁波人引以为豪的一道风景线。那时候,解放桥、灵桥已陆续修建完成,航道畅通了,“三江夜游”项目也随之重启。

  根据航线规划,重启后的“三江夜游”以“赏三江美景、品江南美食、听甬城故事”为特色,游船从舟宿夜江码头出发,途经澄浪桥、兴宁桥、琴桥、灵桥、江厦桥、甬江大桥、外滩大桥、新江桥、解放桥、永丰桥十座大桥和三江口、老外滩,最后到达宁波大剧院。

  为了更好地服务游客,当时游船公司投入了汉雅1号、汉雅2号两艘观光船,核载人数均为40人,运营时间为每晚6时到10时,两艘船各开一趟。船上配有餐厅、茶吧、音响等设施,游客除了欣赏夜景,还能吃吃饭、喝喝茶、唱唱歌。

  那段时间,“三江夜游”项目再次唤醒了人们对于夜航船和“桨声灯影”的美好回忆,一段时间客似云来,游船码头所在的舟宿夜江,还掀起了一波夜间吃小海鲜、唱歌休闲娱乐的小高潮。

  但是,热闹不过两三个月,“三江夜游”又陷入了门庭冷落的尴尬局面。据相关人士分析,原因有三:首先,再度遇冷可能是船太小,可供船票不多,无法与旅行社进行团队预定合作,光靠散客维持,回头客比较少;其次,当时姚江两岸景观效果不佳,很多乘客觉得过了三江口就没啥好看的了;再次,船上缺少互动项目,行程比较单调。

  考虑到“三江夜游”是当时政府重点推进和市民期待的项目,尽管运营艰难,企业也没有选择将项目再次停运。

  新船首航带来全新体验

  “前面弯弯的是灵桥,是宁波市中心最古老的桥梁之一,德国人建造的”“大家左手边的是宁波老外滩,唐宋以来就是最繁华的港口”“我们宁波奉化有一款非常知名的小吃,今天请大家尝尝千层饼”……一路上,有工作人员娓娓动听的讲解,沿途十座桥梁、每一处地标性建筑都有故事。对于游客而言,一趟船坐下来,不光欣赏了美景,对宁波的历史人文也能有个大概的了解。

  2018年,宁波市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广东航运联手,对“三江夜游”项目进行了重新规划:短期内再增加一艘新船,尝试与旅行社合作开展团队游,船上增加互动体验项目;远期,将重新开发宁波往返上海、舟山的水上旅游航线,除了游船观光、客运交通、亲水旅游,还将在近海邮轮、海钓、水上游配套设施建设等方面开展合作。

  今年5月1日,汉雅8号新船首航。汉雅8号载客量200人,船内设有包厢区和大厅,有前后两块甲板。大厅内设有三排双人座,两边是全景落地玻璃窗;包厢设内有全景天窗,观赏角度更为独特;底舱设置了大面积厨房,配备酒店式冷热餐加工设备,能为游客提供餐食。汉雅8号投入运行以来,给参加“三江夜游”的人们带来了全新体验。

  “三江夜游”还可以走得更远

  作为宁波的一张亮丽名片,“三江夜游”怎样才能走得更远?

  宁波市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他们除了与旅行社合作,还将通过拓展亲子游、研学游甚至举办船上party、拍摄婚纱照等形式来吸引游客。同时尝试延长航线,比如将轮船从三江口一路开到有着7000多年文明史的“河姆渡文化”发源地。

  如何让“三江夜游”走得更远,也采访了一些专业人士。他们一致的看法是:通过文旅融合,在丰富旅游产品的同时,深度挖掘产品的文化内涵,最终把“三江夜游”打造成宁波这座滨海城市的一张专属名片。

  在从事旅游行业十余载的陈硕看来,宁波“三江夜游”除了围绕“三江”做文章,还可以发挥山海优势,整合北仑、象山、奉化、舟山附近的优质海岛资源,不仅可以游江,还能看海,到海上垂钓、观光休闲,从而拉开旅游框架。

  “我们到一个城市旅游,最容易打动内心的是这个城市的文化。因此,我建议‘三江夜游’充分挖掘宁波的文化资源,不仅要讲述‘十桥十景’的故事,还可以把宁波的历史、特色美食、传统老手艺等编成朗朗上口的段子,分享给游客。在游船上,工作人员可以通过游戏等形式,潜移默化地向外地游客介绍本土文化。”资深媒体人陈冲说。

  宁波启格职业技术学校的刘法亮是一位旅游达人,他建议宁波的旅行社打造一条以“水”为特色的旅游专线,把宁波的“三江夜游”及近海水上旅游项目培育成宁波都市旅游核心产品、“大运河-海丝文化”旅游精品。“白天,年轻人可以到北仑万人沙滩看海,去奉化莼湖海钓,带孩子的家庭可以去东钱湖水上乐园,喜欢访古的可以到‘大运河-海丝文化’沿线看看。晚上,到市区的月湖、日湖遛弯,乘坐三江游轮欣赏美景,在江边吃吃海鲜、喝一碗凉茶,再听一段越剧,就是非常完美的文旅融合之旅了。”

  城市夜游发展方向在哪?

  从北京举办“2019故宫紫禁城上元之夜”活动3000张门票10分钟内被抢光,到西安大唐不夜城现代唐人街2019年春节假期接待游客387.27万人,“夜游”已经成为最近两年文旅行业的热门关键词。

  夜游是从时间到场景的全方位消费升级。所以好的夜游项目,必然与景区、主题乐园等文化项目消费的特色性、抵达的便捷性、文化体验的丰富性、同类人群的从众性等因素息息相关。

  携程数据显示,上海、苏州、深圳、杭州、南京、北京、武汉、天津、广州和成都成为国内夜游的十大客源城市,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是主要消费人群。而在参加夜游的人群中,有近一半人的年龄在30岁到39岁之间,“90后”“00后”占了三成,在性别分布中,男性占67%。

  随着各地的政策加码,中国的夜游消费市场将成为投资蓝海。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共有十余个重要城市出台支持夜间经济的政策。北京出台繁荣夜间经济促消费政策,鼓励重点街区及商场、超市、便利店适当延长营业时间;上海围绕“国际范”“上海味”“时尚潮”三个特点,推动上海“晚7时至次日6时”夜间经济繁荣发展;苏州的一些古镇、乐园、湖畔江畔等景区景点,晚上比白天更有看点。“丰富夜间旅游产品是解决‘留客难’的关键,能够拉长游客驻留时间,快速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业内人士对于城市夜游产品表现出十足的信心。

  希望三江游船开得更久更远

  不知不觉间,“三江夜游”项目已经在我市断断续续地经营了20年之久。

  很多宁波人体验过本世纪头几年的“三江夜游”项目。那时候,游船码头设在兴宁桥西堍。买好船票,一道长长的栈桥将你引上船。这船慢慢开着,三江六岸的城市风光尽收眼底。除了赏景,船上还提供宴席,想开个同学会,请一帮外地客,就去三江游船上开一桌,还是挺有面子的。

  可惜,最辉煌时有3家公司9艘游船投入其中的“三江夜游”项目,因为解放桥和灵桥翻修、行程缩短等原因被迫中断。当三江游船再次出现在我们视野中时,三江六岸的夜景已经因为宁波核心区域景观照明的升级而变得更加绚丽多彩,三江游船也在舟宿夜江有了固定的泊位。

  为了让三江游船开得更久、开得更远,作为游船经营方的宁波市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广东航运联手,对“三江夜游”项目进行了重新规划。远期,他们将重新开发宁波往返上海、舟山的水上旅游航线。如果规划可以实现,那么,以后我们就可以再一次从三江口出发坐船去上海、去普陀,重拾记忆中的美好。而这些在三江口附近断断续续开行了20年的游船,未来可能驶出甬江口,开向辽阔的大海。我们甚至还可以憧憬一下:以后可以坐上游船,沿着浙东运河一路北上,去采撷运河两岸的文化遗珠。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最近浏览
企业"练好内功" 政府"强化保障" 宁波外贸逆风飞扬
如何拥抱国际贸易新变化?宁波致力打造外贸直播名城
中东欧品牌直播中心成立 宁波首个直播人才精英库来了
打通“任督二脉”的老外滩站上新起点
宁波首届电商直播人才储备大赛开赛
返回】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